方舟至爱学校位于南宁市祥宾路琅东十三组文化楼(喜相逢大酒店后),欢迎光临!电话15877148251

联系我们

  • 咨询热线:0771-2066356
  • 联系人:张老师 林老师
  • 地址:南宁市祥宾路埌东十三组综合文化楼(长湖路埌东小学对面直入50米)
  • QQ群号:方舟乐园107104885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经验汇萃 >

广西“舟舟”世界罕见

发布时间:2011-06-12 20:38 作者:admin 点击: 次

广西南宁孤独症孩子高智宁2004年8月在“第二届全国少年儿童艺术风采大赛”中,与正常孩子一起比赛,获得金奖。之后“第21届国际青少年音乐节”邀请他赴法表演,几十家媒体争相报道。澳大利亚籍著名华人词曲家左林老师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特别的孩子,确实国内少有、世界罕见,你简直无法想像这是一位智力四级残废、生活、自理、社交、情感只相当于三岁幼儿的孤独症孩子,而且是由一个单亲爸爸培养成人,他的成功凝聚了多少常人无法体会的辛酸与艰难。

    1992年2月的一天,高智宁的出生给高铁一家带来了莫大的快乐,大家给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取名“智宁”,希望他成为一个聪明的孩子,健康平安地成长。然而,随着小智宁一天天地长大,他的“异常”状况越来越多。几个月大的小智宁动作十分机械,听力不集中,眼神也有点呆板;别的孩子喜欢新鲜的玩具,他却总拿着一样东西出神。他的父亲高铁开始隐约地感觉到儿子的情况有些不对劲。等到小智宁两三岁上幼儿园后,他的智力障碍现象更加明显。他从不和其他小朋友玩,由于语言交流的障碍,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行为不能自控的症状越来越严重。高铁一家开始正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带小智宁去医院检查,“孤独症”,医生的话仿佛一道睛天霹雳震碎了原本幸福的家庭,关于孩子未来的种种美好设想,孤独症不仅意味着小智宁永远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读书学习,与人交往,而且在生活上也永远需要别人的照顾。失望的高智宁家人不肯绝望,他们到处求医问药,然而结果却让他们一次又一次面对残酷的事实。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与忧心忡忡的家人相比,小智宁简单的认识里却没有“不幸”的感觉,他并不理解周围人为什么叫自己“癫崽”,他在自己的世界里用自己的思维固执地生活着。生活的转机出现在小智宁5岁时,高铁发现平时一刻也坐不下来的小智宁每听到电视剧的歌曲时就立刻安静下来,而任何一首歌只要听过两三遍就可以哼出来,音准和节拍都准确无误。这个发现让高铁兴奋不已,这位曾经在部队文工团担任过小提琴手的音乐爱好者意识到,这可能是上天对小智宁的一种补偿。于是他开始手把手地教高智宁拉小提琴。但是三个月下来,小智宁对此毫无兴趣,高铁不得不放弃了这条路。在高智宁7岁的一天,高铁的一位搞音乐的朋友把电子琴寄放在他家,这个黑白分明的“宠然大物”吸引了小智宁全部的注意力,他每天都在“研究”它,高铁则在一旁默默地观察。几天下来,奇迹发生了,小智宁竟然用电子琴完整地弹出了一首他在幼儿园时学过的歌曲。高铁终于找到了让小智宁快乐的办法----学钢琴。由于当时的家庭状况(小智宁5岁时父母离异),高铁没有钱买钢琴,他与小智宁的母亲商量,将原来离婚时分给智宁母亲的钢琴搬回来。从此,小智宁的生命之舟,就载着他和父亲的梦想,在音乐的海洋里起航了。

    虽然小智宁对音乐有着超强的记忆力,但是教一个不识谱的智障儿童弹琴谈何容易。开始时,高铁先教他唱熟要弹的曲子,记住音准和节拍,然后在琴键上一个一个地对照弹出来……慢慢地,8岁的智宁出众的音乐天赋越来越明显,高铁便将他送到广西艺术学院音乐系余立老师那里,进行系统正规的训练。余老师发现这个“特殊”的学生不仅有良好的音乐基础,手指灵敏度好,作业完成质量比正常的孩子还要出色。小智宁每天的练琴时间都在三小时以上,中途如果没有人叫停,他就会一直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与高智宁出色的音乐才华相比,他的学业令老师和家长十分头疼。据他的班主任林玲老师介绍,随着年龄的增大,小智宁的智力上的缺陷越来越明显,而他在行为自控力和语言理解交流方面的障碍也使他在一个正常的学校里表现得十分“怪异”。已经五年级的他无法像其他同龄的正常孩子一样学习、玩耍和劳动,“最好”的科目语文,也只能完成一些基础题,作文是不会写的。由于自控力差,高智宁常常忘了自己身在课堂,扰乱纪律的事也时有发生,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必须有保姆陪同一起上课。好在老师和同学们都比较理解他,尽力在生活上、学习上帮助他。林老师有一本家校联系本,专门记录小智宁每天在校的表现,已经坚持了快一年时间。同学们听说他在大赛上得了奖,都对他另眼看待,希望能在学校看到他精彩的表演。

作为一个孤独症的孩子,至今仍子然一身的高铁,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时间用在儿子身上。因为高智宁生活自理能力很差,为了照顾他的衣食起居,高铁几乎谢绝了所有的应酬,朋友也渐渐疏远了。高铁说,小智宁虽然有智力上的缺陷,但他有权利享受这个世界带给他的快乐,而作为父亲,自己再累也要为他创造和争取他应有的幸福。高铁说,我支持他学琴,不是指望他能成名人,只希望他能进入音乐院校继续深造,那会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安慰。2004年,高智宁已成为中国残疾艺术团的一员了。  

(信息发布:方舟至爱)

上一篇:归来兮,茂茂
下一篇:灌篮高手--小兵

桂ICP备08003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