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至爱学校位于南宁市祥宾路琅东十三组文化楼(喜相逢大酒店后),欢迎光临!电话15877148251

联系我们

  • 咨询热线:0771-2066356
  • 联系人:张老师 林老师
  • 地址:南宁市祥宾路埌东十三组综合文化楼(长湖路埌东小学对面直入50米)
  • QQ群号:方舟乐园107104885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报道 >

健报:一所学校和它温暖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1-06-12 16:29 作者:admin 点击: 次

 健报:一所学校和它温暖的力量

           《健报》记者  卫毅

 
南宁方舟至爱特教培训学校(以下简称方舟学校)网站的论坛上有一张发布于2005年11月23日的帖子——《要应聘到方舟做老师真这么难吗!》。
  这张帖子的“楼主”——“梧桐雨”这样写道:“我是一个曾经到过方舟应聘的,我曾到过一些地方应聘,可没有哪个像方舟的老师那样厉害的!我以前做过类似的工作,所以去时满怀信心,两年的同种工作应该会有合格的条件吧。但实际上,我没有应聘成功!或者说到现在为止没有成功。最大的感触是那里的老师真苛刻,其实不想这样说,可不说出来心里不爽!她们能吃苦,说是每天要学习到晚上十点以后,我想我不能够;每个月要写论文,我对写文章很怕;家长要跟着上课,可我们以前从来不让家长在场,我觉得会一时会适应不了;有时星期六还要搞活动,太拼命了……我对方舟没有恶意,只是没有应聘成功有些耿耿于怀,不知道是我真的不够格还是她们太严格?!”
  “红蜻蜓”回帖:“我们知道做每一件事情时候,如果责任重大,要求也是严格的,方舟是一项特殊的事业,是带给这些不完美的孩子希望的事业,辛苦是必然的,但是有成就感,没有一个成功的事业是可以轻易完成的,你要付出努力,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石榴”回帖:“千日练兵一日用,要对得起苦难的家长和不幸的孩子,老师必须千锤百练!”
  “在水一方”回帖:“张老师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如果您不能吃苦,跟了她,那您可就惨啦。”
  “在水一方”所说的张老师指的是方舟学校的校长——张娜。
  方舟学校是以张娜的儿子梁方舟而得名。
  张娜一家通过常人难以想像的努力,让患有孤独症的儿子从孤独的世界里走了出来,这在全国也是为数不多的例子。在这之后,她和丈夫梁律师办了一所专门训练孤独症孩子的学校,希望更多的孤独症孩子得到帮助。
■民办学校的艰难
  方舟学校是南宁惟一一所民办的专门训练孤独症孩子的特教学校。
  “我们不是一所以赢利为目的的学校。”梁律师说。
  在方舟学校,每个接受培训的孩子一个月的培训费目前只有700块,这在全国可以说是最低的。今年,孤独症孩子明明从河南郑州来到方舟学校训练,他的妈妈告诉记者,孩子在当地一所学校每个月的训练费是3000多块。
  “这两年,我们学校一直是赔钱的,很多时候,学校的各种费用都是我做律师赚来的钱贴进去的。”梁律师对记者说。
  “这不仅仅是一所学校。像他们这样,自己走出来了,回过来去帮助这样的孩子,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梁律师的同事刘律师说。
  梁律师做律师有些年头了,律师事务所里的大部分人都有车了,但他没买车,现在还是骑摩托车。“按照我做律师的收入,如果不办这所学校的话,买小车完全是没问题的。”
  方舟学校一个月的场地租金和水电费都要1万元左右,加上老师的工资和其他费用,一个月的花费达到3万元。
  “其实当年也是为了儿子,我才改行做了律师,原来做老师时的工资是远远不够的。后来收入多了,也才有可能办学校。”梁律师说。
  其实,对于维持一所学校来说,用梁律师的收入来维持也是有限的。
  去年,方舟学校生源最少的时候只有几个学生,学生少,维持学校的费用就少。最艰难的时候,学校在春节期间只给老师发了半个月的工资。
  “去年是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已经想过很多次停办这个学校,或者转让给别人。我们跟相关机构谈过,跟一些有钱的老板也都谈过。”梁律师说,“我们最终放不下的还是这批老师,他们很爱这份工作,我们都不忍心放弃。”
  当时,方舟学校的老师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几百块。南宁还有一所公办的训练孤独症儿童的机构,他们的工资每个月有3000多元。广州等地类似学校的收入也好得多。
  按理说,这样一所条件较差的学校,老师的流动性会很大,但在方舟学校成立的两年时间里,只有两位老师从这里离开,而且都是应为家庭原因。
■是什么让她们留下来?
  方舟学校的收入条件这么差,老师们为什么不离开呢?
  “我们张校长是一位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在方舟学校,每个老师都会跟你这样说。
  学校的潘老师说:“张校长其实很少说什么,但她做了很多,她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着我们。”
  “我们是像兄弟姐妹一样对待他们的,确实是这样。困难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家煮好菜拿过去给他们吃。刚开始那半年,张娜中午、晚上都在那边跟她们一起吃饭、一起学习培训,经常是到晚上十点钟以后才回家。”梁律师说。
  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工作能让人有成就感,这也是老师们想继续做这份工作的原因。
  “她们已经不仅仅把这看成一份工作,这对于她们已经是一项事业了。”梁律师说,“家长那种深深的期望也都在感染着她们。”
  方舟学校的管理是很人性化的,形成了一种管理上的文化。香港搞特教的人曾经来这里参观,发现方舟各方面的管理模式、做事方式等等非常到位。
■可爱的老师
  方舟学校的黄老师说她几乎养成了职业病。
  “我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会注意看周围的孩子,如果发现这些这些孩子不对劲的话,我也不管别人是不是会骂我,我会走上去告诉她们应该带孩子到医院去检查一下。”黄老师笑着说。
  黄老师是从东北某所重点大学毕业的,经历很坎坷,曾经做过经理,收入相当可观。现在,她愿意将训练孤独症孩子的事业一直干下去。
  “孤独症孩子这么难教,感觉如何?”记者问方舟的老师们。
  “无语音的孩子,教了两三个月,他们还是一个音都没有发出来。可想而知,老师的压力会有多大。家长的眼睛盯着你,可以说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很多家长远到而来,都希望自己的小孩很快就能说话交流。”潘老师说,“我们晚上经常去家访,倾听他们的心声,减轻他们的压力。”
  当记者在采访各位老师的时候,蓝老师刚刚给孩子补课回来,蓝老师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
  “方舟的老师最想去做的事情就是到外面看看,提高业务。”蓝老师用沙哑的声音说。
  这是方舟学校老师的普遍现象,老师一天到晚几乎都在不停说话,嗓子大都不好。
  对于本文开头那张帖子里所说的内容,记者在方舟学校已经看到。
  方舟学校老师们的努力也渐渐有了回报,一些原本在其他学校接受训练的孩子家长,已经慕名将孩子转到了方舟学校。
■不同的家庭有着相同的不幸
  12月2日晚上,几位家长和老师在办公室的电脑前饶有兴趣地讨论着什么,望过去,让人心里有一种安详的温暖。
  “很多家长都说我们这里像家一样。”潘老师说。
  其实,在这里,每个家庭都有背后的心酸经历,每个家庭的不幸也都是十分相似的。
  翼翼今年6岁,他原来的家在广西上思,但双双下岗的父母为了给他培训,已经将家里的房子卖掉,一家人来到南宁,在大沙田租了一间狭小的房子,父亲出去打工,母亲则每天和孩子一起训练。家里早已是入不敷出,卖房子得到的钱也已经花光。
  每天早上,翼翼由妈妈带着出门,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到位于新阳路的方舟学校。路途远,时间紧,翼翼的早餐通常在车上吃。
  “他今天的早餐是八宝粥。”翼翼妈妈说。
  “你呢?”
  “我没吃,我经常不吃早餐。”
  “为什么?”
  “为了省钱。”
  “儿子明年就到进入小学的年龄了,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他能像方舟那样进入东葛路小学。”能够将儿子送入正常儿童的小学是她目前最大的心愿,而东葛路小学对于梁方舟的关爱也是她希望自己孩子所能得到的。
  “你们从外地来到这里,又是这样的经济情况,怎么负担上学的费用。”记者问翼翼的妈妈。
  “我想好了,如果不行的话,我就卖掉我的一个肾。”说到这里,翼翼的妈妈已经泪流满面。
  类似翼翼一家这样的情况,方舟学校里还有不少,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许多家长都流下眼泪,他们往往是倾家荡产来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训练。
  来自河南郑州的明明,他的妈妈原来是位工程师。这位妈妈的工程师证件已经到期,需要换证,但她已经没有心思去理睬这些事情了。为了孩子,她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事业。
  “感到后悔吗?”记者问她。
  “没有什么后悔的,儿子就是我的事业。”明明的妈妈说。
  带孩子来方舟学校训练的家长几乎全是辞掉工作的,而这里面又几乎全是母亲,她们和翼翼、明明的妈妈一样,将训练孩子视为今后人生惟一的事业。
  对于翼翼这样极其困难的家庭,方舟学校找到了一家国际慈善组织——中国专业服务协会,这家组织现在给予翼翼一家每个月300元的资助,这虽然是杯水车薪,但翼翼的妈妈还是非常感激。
  方舟学校所获得的资助是非常少的,到目前为止,方舟学校只是获得过世界宣明会、中国专业服务协会、桂港母亲之爱等少数慈善机构的资助。
■“船”上的希望
  方舟学校的院子中央有一棵巨大的榕树,榕树的枝叶将整个院落空间覆盖,如同船篷。
  梁方舟曾经画过一艘船,这幅关于船的作品被收入了一本印刷精美的画册。这艘船是“诺亚方舟”,画作旁边配有数行文字:
  大水来了
  我们造一艘大船
  把小熊带上,把大象带上
  把兔子带上,把小猫带上
  还有,把我们的希望带上
  等到大水退去后
  重新开始生活,我们就不会孤独
  在这座院子里生活的人们也盼望着,将来有那么一天,人生苦难的“大水”能够退去,在孩子的眼中不再看到孤独。 
(信息发布:方舟至爱)

上一篇:法治快报:关爱可打开自闭症孩子心结
下一篇:上海东方卫视全记录(2005年6月15日):挑战孤独症

桂ICP备08003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