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至爱学校位于南宁市祥宾路琅东十三组文化楼(喜相逢大酒店后),欢迎光临!电话15877148251

联系我们

  • 咨询热线:0771-2066356
  • 联系人:张老师 林老师
  • 地址:南宁市祥宾路埌东十三组综合文化楼(长湖路埌东小学对面直入50米)
  • QQ群号:方舟乐园107104885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报道 >

江苏卫视<<服务先锋>>:雨人的妈妈

发布时间:2011-06-12 16:52 作者:admin 点击: 次

江苏卫视<<服务先锋>>(2005年3月5日):雨人的妈妈

特别视点:世界上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孩子,有人说,他们如同天上的小星星,一不小心落入凡尘;也有人说,他们是一颗颗小雨滴,原本应该随着太阳飘荡在天际,却因为留恋四季的风景而留在了人间。他们拥有一个诗情画意的美丽名字——“雨人”。
“雨人”是人们对孤独症儿童通俗而充满诗意的称呼,他们一来到人世间,似乎就注定一生都走不出那个孤独的世界。而在这个真实的故事中,小“雨人”梁方舟却在强大母爱的牵引下,成功地走出了孤独的世界。
 
 
2005年3月初的一天,南宁飘着小雨,一个多月来,这座城市一直都是阴雨绵绵,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张娜一家快乐的心情,因为这天是张娜的儿子梁方舟的8岁生日。
张娜和丈夫梁平双双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张娜在南宁一所师范院校做老师,梁平则在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儿子过生日这天,张娜和梁平为儿子精心准备了一个隆重而热闹的生日宴会。当祝福的歌声响起时,有谁能够相信,健康快乐的小寿星梁方舟曾经是一位典型的孤独症患者?而身为他的爸爸妈妈,张娜和梁平又经历过怎样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
 
儿子反常,父母惶恐不安
1997年,张娜和梁平的爱情结晶——儿子方舟呱呱坠地,全家人欣喜若狂,视如珍宝。
儿子一岁时,张娜突然发现,他有很多异常的行为,和其他孩子似乎不太一样。例如,他特别喜欢看广告,电视上面开始播放广告的时候,他会立即从其他房间冲到电视机前面看,广告一结束,他就马上走开。吃饭的时候他也要看广告,如果没有广告,他就没办法吃饭。
他还有很多刻板的行为,小便的时候,他一定要把水龙头打开,看着水从水龙头里面滴出来,他才能小便。他手里面总是喜欢拿着一件东西,睡觉的时候也得拿着,如果那个东西在他睡着时掉到地上,他就会马上惊醒过来,哭泣不止,用小手捶打自己的下巴,甚至用头撞墙,撞桌子。他喜欢打开电风扇盯着它看,然后关掉电风扇,随即又打开来看……家里的电风扇,他一天到晚要开关好几百次。
开始时,张娜对儿子这些古怪的行为也没有太在意,可是渐渐地,她发觉儿子这些症状越来越严重。他经常在家中不停地转圈子,连续旋转几百圈都不头晕。他喜欢在房间里面来回地奔跑,从房间这头跑到那头,再从那头跑到这头。他还喜欢把闹钟挂在墙上面,因为墙上没有钉子,闹钟挂不住,掉到地上,他就会发脾气,大哭大闹,用小手抓自己的脸,咬自己的手指头,用头撞墙。后来发展到吃青菜、瓜子和桔子等食物时,他都要先往墙上挂一下,然后才肯吃。
张娜在生过儿子以后,总是习惯于把头发扎成马尾辫,这样做事比较方便。有一天,张娜没有扎辫子,长发披在肩上,谁知儿子看到了就感到很恐慌,他猛然扑上去抓住妈妈的头发,拼命地拉啊扯啊,然后站到墙边,把自己的脑袋“砰砰砰”地往墙上撞击。他经常会伤害自己,如果父母不注意,就可能发生意外。
儿子为什么会这样反常呢?张娜和丈夫十分担忧,他们整天心烦意乱,惶恐不安。
 
宝贝,为何你固守在孤独的世界中?
当时张娜在广东工作,在工作过程中,她认识了一位博士,她就把儿子这些奇怪的症状告诉那位博士,向他请教,儿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位博士听了她的描述以后说:“你家这个小孩出了什么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听说过有一种病叫儿童孤独症,你们可以带他到医院去检查检查。”
张娜有个同学在美国,她就打电话给那位同学,向他询问有关孤独症的情况,同学借给她一本关于孤独症的书。她一拿到书就开始仔细研读,书上说,儿童孤独症是一种由脑功能障碍引起的发育障碍综合征,通常发病于3岁前。孤独症儿童的临床表现通常包括语言迟滞、社交障碍、情感障碍、行为刻板而怪异、恋物和自残等行为。很多孤独症儿童到好几岁还不会说话。正常儿童对周围的世界充满了好奇,而孤独症儿童却喜欢没有生命的东西,例如小纸片、砖头、草根和木块等。
这类孩子仿佛都经过上帝的遴选似的,异常可爱漂亮。可是,他们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缺乏应有的反应,视力正常却不愿和人对视,有语言能力却无法和人交流,听力正常却总是充耳不闻。患病率在万分之十左右。
儿童孤独症的发现最早可以追溯到1938年,美国精神科医生凯纳观察到,5岁的男孩唐纳德表现出很多奇特的症状,这个孩子似乎生活在自己独有的世界当中,他记忆力惊人,两岁半时就能流利背诵《圣经》23节以及历届美国正副总统的名字,但却无法与人正常地对话。他迷恋旋转木棍、平锅和其他圆形物体,对周围物体的安放位置记得十分清楚。物体位置的变动和生活规律的轻微变化都会让他感到烦躁不安。后来凯纳又陆续观察到10例与唐纳德类似的孩子。1943年,他报道了这11名儿童的症状,这类孩子被凯纳诊断为早发性婴儿孤独症。因为是凯纳医生首先发现的,所以又被称为凯纳综合征。这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儿童孤独症,又叫自闭症。
孤独症的发病与家庭背景、种族及父母的教育水平没有关系。对于发病原因,国际上至今尚无定论。这是一种艰难的终生性精神残疾,没有彻底治愈的方法,只能通过特殊的训练方法加以改善……
拿着书逐条对照,张娜不禁心惊肉跳:儿子很有可能是孤独症儿童!书上有一句话更是让她冷汗涔涔:这个障碍会终身伴随着他!
张娜和丈夫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儿子会患上孤独症。她有位大学同学在北京中科院工作,在这位同学的帮助下,他们俩带着儿子来到当时中国孤独症诊治的权威医院——北京医科大学第六附属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在检查结果出来之前,张娜紧张极了,她在心中一千次一万次地安慰自己:不可能的,我儿子不可能是孤独症儿童,不可能的!当医生告诉她,梁方舟确实是典型的孤独症儿童时,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医生同情地看着她,劝慰她说:“你还是面对现实吧!”
精神恍惚地走出医院以后,张娜和丈夫带着儿子回到同学家。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儿子全身都很脏,她放水给儿子洗澡。因为同学家的水龙头和自己家的水龙头不一样,所以当水龙头打开时,儿子就非常害怕,他突然大声尖叫起来,又哭又闹,又蹦又跳,对爸爸妈妈又踢又咬。
从医院回来后,张娜和丈夫的心中都万分痛苦,看到儿子竟然还这样不懂事地哭闹,梁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冲动地一把抓住儿子的小手,“噼里啪啦”一阵猛打。张娜也生气极了,抱住儿子狠狠地抽打他的小屁股,她似乎要把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所承受的种种磨难和忧虑全都发泄在儿子的屁股上。打过以后,她感觉心里特别舒畅。
她和丈夫强行给儿子洗过澡,然后把他抱到床上睡觉。累了一天,儿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她坐在床边,看到小小的儿子睡得那样酣甜,他好像已经忘了刚挨过打,娇嫩的小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如同初初缩放的花蕾,全身散发着婴孩独有的甜蜜的奶香味儿。那一瞬间,她觉得很内疚,她无声地对儿子说:天啊,为什么会这样?儿子,妈妈本来不想打你,对不起!妈妈也不想这样,对不起,对不起! 她痛苦得无以复加,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膛,泪水哗哗地奔涌而出:我的天啊,我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人家的孩子都很正常,而我的儿子却偏偏是孤独症患者?宝贝啊,你有着天使一样的面孔,可你为什么要执著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而你的世界为什么要封闭得那么严密?
 
挑战命运,如何带领儿子走出孤独?
尽管张娜和丈夫无法接受小方舟是孤独症儿童的诊断,但这是事实,他们只好无奈地带着儿子回到南宁。
小方舟被确诊为孤独症儿童,这对他的爷爷奶奶的打击也非常大。张娜刚生产的时候,他们得知她生的是个男孩,惊喜地说:“赶紧把这个喜讯告诉老家的人吧!”而现在,当他们听说孙子竟然得了一种他们闻所未闻的古怪病症,觉得简直无颜面对老家的乡亲们。每当孩子发病的时候,爷爷就说:“买条铁链子把他锁起来,关进铁笼子里得了。”听到这话,张娜觉得心里难过得无法忍受。
家里人都觉得,小方舟得了这种几乎无法治愈的怪病,大人们都跟着他活受罪,不如放弃他得了,可是他们都不敢跟张娜说,直到后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张娜请她妈妈来帮她带孩子,有一天她妈妈感冒了,躺在床上休息,小方舟什么也不懂,他跑到外婆床前,抬起胳膊,冷不丁向外婆身上打了一巴掌。老人本来就有心脏病,突然被打了一下,惊醒过来,心脏病发作了。孩子每天不是哭闹就是打滚,尖叫,到处乱跑,搞得大家筋疲力尽。
天天这样可不是办法,张娜的弟弟和妹妹就商量到底应该怎么办。商量过以后,他们打电话给张娜说:“姐啊,我们很理解你的心情,小方舟是你的亲生儿子,但是你这样把自己所有的青春和金钱全都投掷到他身上,你迟早会被拖垮的,周围的人也会被拖垮,你干脆放弃他吧。”
起初听到这样的话,张娜很愤怒,过了一会儿,她把这些话告诉丈夫,忍不住伤心地哭了起来。她悲愤地想: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从怀孕到现在,我受尽了苦难,而他们竟然劝我放弃这个孩子!等到冷静以后,她再仔细想想弟弟妹妹的话,觉得他们有那样的想法也可以理解,他们也是为她着想,不忍心看她这辛苦这么劳累。
当一个家庭中出现了一个孤独症儿童,整个家庭也就随之陷入了孤独之中。别人虽然很同情他们,但却无法真正理解和帮助他们。有很多次,无助的张娜站在自己家的阳台上绝望地想:如果我从楼上跳下去,能够换来儿子的健康正常,我真的愿意纵身跳下去。
每天晚上,她都会把训练儿子的种种艰辛和自己所承受的委屈和无奈告诉丈夫,丈夫就紧紧地抱住她,两个人抱头痛哭。为了这个孩子,他们经常要到凌晨两三点以后才睡觉。
当地一些医生听说了张娜家的情况后对她说:“你们考虑再生一个孩子吧。”他们为张娜开了准生第二胎的医院证明。正准备把材料交上去的时候,张娜看到儿子一个人躲在墙角,手中拿着几粒瓜子,不断地往墙上挂着,自言自语地说:“回家吧,回家吧,回家吧……”那一瞬间,张娜突然心如刀割,她觉得自己太残忍了:天啊,我们忙来忙去地准备生第二个小孩,可是你看小方舟是多么孤独多么无助啊!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亲生父母都不爱他的话,他的命运真是无法想象……她激动地跑过去抱住儿子,然后望着丈夫,坚定地对他说:“我们不要考虑生第二个孩子了,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把方舟训练好!”
 
艰苦训练,儿子毫无起色
张娜毕业于师范院校,有一定的教育学和心理学基础,她咨询了北京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及星星雨教育研究所的专家,订阅了大量有关孤独症的杂志和资料,并且在网上和图书馆中搜集关于孤独症儿童的训练方法,制订出详细的训练计划。
训练过程十分艰苦枯燥而乏味,每一件事情她都要教孩子几十遍,甚至上百遍。比如说,小方舟走在外面的时候,如果他想小便了,不管走到什么地方,他把裤子一脱就开始小便,怎样才能把他训练好?
教他学会找厕所太难了,先从容易的教起。每天一出门,张娜就告诉儿子:“你看到树,就在树旁边解手,千万不要对着人解手。”儿子走着走着,看到一棵树,就在树旁边解手。走几步,看到第二棵树,因为他很刻板,他又要脱裤子解手,可是已经没尿了。再走几步,又看到一棵树,他又要解手,张娜就拉住他的裤子不让他脱,他拼命想脱,她就使劲不让他脱,拉着他往前走……张娜每天都是这样和儿子反反复复地斗争着。
孤独症儿童的感觉是失调的,他无法画出圆形,为了教儿子学会画一个圆,张娜足足用了3个月的时间。出门时,她一边走路一边拉着儿子的手比画出圆形,口中念叨着:“圆——圈——”走到墙旁边,她就教儿子用手指沾点儿口水,在墙上画一个圆圈。走到沙滩上,她教儿子用脚在沙地上画一个圆圈。在路边捡到一片树叶,她就用剪刀把树叶剪成圆形给他看。她随身带着一瓶水和毛笔,走到哪儿,就用毛笔蘸点儿水画出圆形给他看。在这3个月内,走到哪儿教到哪儿,要时刻不停地刺激他。
每天吃饭的时候,张娜都要告诉儿子,什么是筷子,什么是调羹,什么是碗碟,一天教3遍,连续几年,天天这样反复地告诉他。
有时儿子惹张娜生气了,她对儿子说:“如果你不听妈妈的话,妈妈就走了。”可是儿子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走”。为了让儿子懂得“走”的意思,张娜拿着一个行李包,到学生宿舍住了好几天。儿子这才知道,哦,原来“走”是这么回事儿啊。自从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每次张娜生气了,拿出行李包,儿子就会跑到她面前紧紧地抓住她,紧张地叫道:“妈妈,妈妈,不要走,不要走!”
这个孩子的古怪行为很多时候让张娜和丈夫感到在外人面前很丢脸。
小方舟对柔软的东西特别感兴趣,有一次,张娜和丈夫带儿子到商场,儿子看到一位女士穿着柔软好看的丝袜,他就突然跑过去,掀起那位女士的裙子,伸出手摸人家的丝袜。那位女士吓得大叫起来:“流氓,你这个小流氓!这是哪家的小孩?真没教养,你这么小就耍流氓,长大了怎么了得啊!”张娜和丈夫只好赶紧跑到她面前,低头哈腰地向她道歉:“哎呀,对不起,真是太对不起了!”
张娜和丈夫带儿子去吃麦当劳,他们点的食物还没有送来,儿子趁爸爸妈妈不注意,“嗖”地蹿到邻桌,拿起人家的可乐就喝了一大口。邻桌的人生气地骂道:“这个小孩怎么回事啊?”张娜赶紧跑过去说:“对不起,这个小孩他……他不懂事,我们再买一杯还给你。”
张娜在大学中做老师,整天教育学生们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可她却教不好自己的孩子,因为没办法跟这个孩子讲道理。每次遇到这类尴尬的情景,她都会感到非常难堪,觉得自己的尊严和人格碎成了一片片,落了满地,被人踩在脚底。
有时,张娜正在校园中和自己的学生谈心,她儿子在旁边骑自行车。他骑着骑着,忽然发作起来,满地打滚,用小手抓自己的头发,乱踢乱打,发疯似地尖叫嚎哭,整个校园都可以听到他凄厉的叫声。正在温文尔雅地和学生谈话的张娜看到儿子变成这样,什么都顾不上,猛地冲过去,把儿子拎起来,无法控制地对儿子大声喝斥起来。这个时候,她感到自己真的是斯文扫地。而这种情形时常发生,她觉得自己简直快要得人格分裂症了。
小方舟不听大人的指挥,经常到处乱跑,让家里人提心吊胆。发现他不见了,全家人就四面出击,到处寻找他。找了半天找不到,大家回来一看,哦,他蹲在厕所里呢!
孤独症儿童通常都有睡眠障碍,小方舟上了幼儿园以后,每天中午都不肯午睡,一个人跑出去到处乱逛。幼儿园中有个游泳池,张娜很担心儿子会掉进游泳池淹死,所以,每天中午休息时她都心神不宁,担心电话铃声会突然响起,担心儿子又会出什么事情。下午上过课,她急匆匆地赶到幼儿园,看到儿子很安全,她就紧紧地抱住儿子,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心想:啊,一天终于又平安地度过了。
经过3年艰苦的康复训练,小方舟几乎没有任何起色,张娜所有的努力无异于对牛弹琴。儿子就像是来自其他星球的生灵,无法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全家人似乎永远也走不出黑暗的绝境,张娜几乎要崩溃了。
 
为了孩子,我们要争取长寿
张娜原来身体很好,因为这个孩子的原因,三十出头的她头发已经白了好多。自从她知道儿子是孤独症儿童之后,她就开始担心儿子的未来。按照目前的医学水平,孤独症儿童可能终生都无法痊愈,终生都要靠父母养活。她想:我和丈夫总有衰老去世的一天,可是我们有这样一个儿子,我们走了以后,他怎么办?所以我们一定要争取长寿,至少要活到80多岁。多活一天,就可以多照顾他一天,多陪伴他一天。
她和丈夫开始制订争取长寿计划。在饮食方面专门吃健康食品,每天无论风吹雨打,他们俩都坚持锻炼身体。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心爱的儿子。他们的生命并不是自己的,而是儿子的。
张娜年轻时胆子很大,骑自行车时从来不怕遇到危险。可是现在每天骑车上班时,她都告诉自己要骑得慢,骑得稳,为了儿子,自己一定要平平安安。她坐飞机去香港办事,在登上飞机前的那一刻,她留恋地不愿离去,她害怕会发生空难事件。她不是怕自己会死去,而是怕她死了儿子没人照顾。她觉得自己是为了儿子而活着。
晚上临睡前是张娜一天中最脆弱的时刻,经受了一整天的折磨,她觉得很疲惫很软弱很无望,生活就像一条漫长而黑暗的隧道,她走了很久,仍然看不到光明。可是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看到太阳升起,她又想: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的儿子肯定会有希望的。
当她很痛苦的时候,她就会想起郑智化唱的那首名叫《水手》的歌:“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她喜欢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她特别佩服贝多芬,因为贝多芬说过:“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任何困难都休想使我屈服。”她决心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强大的爱心来改写自己和儿子的命运,无论什么困难都别想击垮她,她要把打击转化为前进的动力。
 
水滴石穿,奇迹终于出现
擦干眼泪,张娜继续前行,她要用爱心为孩子点燃一盏希望之灯,用智慧和汗水把孩子带回充满阳光的世界。她苦苦寻觅着打开孩子心灵世界的钥匙,不停地修正自己制订的训练方案,在当时美国比较流行的行为训练法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的实践,首创了一种新的训练方法——信息刺激法,并且把这种方法写成论文,发表在相关的权威杂志上面,引起了广泛重视。
张娜认为,孤独症儿童的障碍其实都可以归结为认知能力不足,而认知能力不足最根本的原因是大脑发育不全。大脑的发育既需要物质营养品,同时也需要精神营养品。所谓的精神营养品也就是信息刺激,适当的信息刺激会使脑细胞不断发育,从而使大脑发育健全。信息刺激包括语言、文字、图像、声音和感觉等刺激。那么,如何进行信息刺激呢? 张娜总结出几点:
首先是强迫与兴趣相结合。孤独症儿童拒绝接受新的事物和变化,但当某个信息进入他的脑袋,当某个技能被他掌握时,他就会反复尝试,从中体会到乐趣。她教儿子学习语言、看电视和画画等都是从强迫开始的。她教儿子看电视时,先搂着他,让他保持安静,他会挣扎抗争,但几个回合后他就会明白,任何努力都无济于事。他只好放弃挣扎,慢慢被电视画面所吸引,听妈妈讲解画面的内容,走入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第一次只看5分钟,第二次看10分钟,第三次看20分钟,再坚持下去,强迫就变成兴趣,看电视成为他每天都想做的一件事情。
其次是在生活中学习,尽可能地扩大信息量。为了让儿子认识水,她打开水龙头让儿子感知水温的冷热,水流的大小,让他在澡盆中玩水,给他各种瓶子盛水,告诉他什么是沉,什么是浮,什么是轻,什么是重,什么是湿,什么是干。
第三是及早介入,持之以恒。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便会产生质的飞跃。每次教他听、看、闻、摸、游戏及操作时,她都不厌其烦地辅以语言解说。
用这种方法坚持不懈地训练,奇迹终于出现了。那天,方舟第一次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出了自己的名字。
经历了3年黑暗的时光,训练成果出现了质的飞跃!过去教儿子学做每一件事情,张娜都要重复成百上千遍,可儿子却没有任何反应。但是3年以后,5岁的儿子突然开窍了,他以突飞猛进的速度康复着,每天都带给她新的惊喜。
过去张娜教他认字,教了几百遍他都不认识,突然有一天,他非常清晰地读出了那些字,随后,他就进入了“识字敏感期”,任何新字新词,只要教一两遍他就能够掌握。她教儿子骑车,教了4个多月,用尽了所有的方法都无济于事,她准备把车送给别人了,可就是这时,他突然会骑了,而且方向把握得十分准确。
张娜觉得,儿子在5岁以前的头脑是一片空白,5岁以后,他突然开窍了。为了让儿子能够上小学,在他5岁到7岁这段时间,除了睡觉以外,张娜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训练他,所以,他在这两年内所学的东西相当于人家5年所学的东西。看到他每天都有进步,张娜快乐得无法形容。
如今,梁方舟在南宁市东葛路小学上三年级,这所学校是当地最好的重点小学之一。在学校中,小方舟不仅学习成绩优秀,而且活泼开朗,乐于助人。他在绘画方面也表现出独特的天赋,他的作品曾经多次在当地少儿绘画比赛中获奖,他画画时的想象力时常赢得指导老师的赞许。
在张娜的苦心培养下,小方舟不仅在生活上能够自理了,而且能像正常孩子一样自己外出购物和游玩。更让张娜夫妇欣慰的是,小方舟变得越来越有爱心了,他懂得去关心别人。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他经常主动陪他们聊天和下棋,给他们解闷儿。
2005年春节,小方舟做了一件让爸爸妈妈很感动的事情。张娜带儿子回老家过年,老家有一位孤寡老人,方舟看到那位老人,觉得他很可怜,于是他不去找其他小朋友玩儿,跑到老人家中帮他煮稀饭。烧好以后,老人拿出两只破烂的碗,盛了两碗稀饭,他们俩一人吃一碗。吃过饭后,方舟拉着老人的手到远处去摘菜,喂狗。张娜派了好几个人去叫方舟回来,他都不肯回来,坚持要陪着老人。那天他陪了老人4个小时。张娜去接方舟回家时,老人笑着对张娜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第一次有人陪我吃饭,第一次有人和我手拉手,我开心地猛吃一顿,肚子都胀痛了!”
 
爱心无限,创办特殊学校
张娜帮助儿子战胜儿童孤独症的成功经验引起好多相关机构的关注,他们纷纷邀请张娜去讲学。在讲学的过程当中,张娜接触到好多孤独症儿童以及他们的家长。如何让众多痛苦的家长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如何帮助众多孤独症儿童走出孤独?张娜萌生出一个念头:办学。
2004年3月,一所以张娜儿子的名字命名的特殊学校开学了。就这样,张娜又成了一大群孤独症儿童的“校长妈妈”。
转眼间,学校创办已经整整一年了。一年来,好多孩子通过康复训练重新回到了普通幼儿园和普通小学,回到了小伙伴当中。目前,学校有8名受过专业训练的老师和30多名孩子,孩子们每天都要接受视听觉训练等各种康复训练。
当初创办这所学校的时候,张娜想得很简单,她只想帮助更多的孤独症儿童和他们的家长,可是,由于她过去从来没有办过学校,她没想到在办学过程当中会遇到那么多困难,最大的困难是资金。作为一个孤独症儿童的妈妈,张娜创办这所学校不是为了赢利,每个孩子每个月的训练费是700元,这在全国是最低的,其他学校至少要收两三千元。当地经济不发达,如果收费太贵,好多孩子都上不起。尽管现在收费已经很低了,但有些家庭,特别是来自农村的家庭仍然承受不起,所以有些家庭只交一两百元,学校也帮他们的孩子训练。梁平说:“我爱人创办这所特殊的学校,用的都是我们家的积蓄。办学一年来,几乎月月亏本,我要用我做律师所赚的钱来帮学校交租金,给老师发工资。虽然我是心甘情愿的,但是资金方面的压力确实很大。”
如今,张娜一心扑在学校上,每天早上5点起床,然后就开始忙学校中的事情,一直要忙到晚上12点才回家,连自己的儿子都照顾不到。
办学过程困难重重,但张娜不愿意轻易放弃。根据国际比率保守推算,我国至少有80万名孤独症患者,这个数字还在逐年增加。越来越多的孩子以及他们的家人都受到孤独症的伤害。欧美国家每年花几亿美元来研究孤独症,可是在我国,很多人都不了解它,以为只是性格问题,这往往会延误最佳预防期和纠正治疗期。医治孤独症的最好办法就是进行早期康复训练,可是目前我国对孤独症儿童进行专业纠正治疗的机构只有10多家,这远远不能满足众多患者的需求。张娜说,无论多艰辛,她都要为救助孤独症儿童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信息发布:方舟至爱)

上一篇: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孤独症康复动态》
下一篇:关爱孤独症患者

桂ICP备08003342